从我进入 》》》

773366cor金吊桶_香港管家婆全年资料

2019-12-16 11:06:48  来源:国内新闻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从行业第一到负债百亿,身家35亿的传奇大佬竟栽在了一瓶可乐上……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阿晔 二水

  又一位商界传奇大佬被列为失信人!

  继昔日“味精大王”莲花味精实控人夏建统、金嗓子创始人江佩珍之后,“果汁大王”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也被列入“老赖”名单。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曾于2019年9月20日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查封、扣押、冻结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持有的股权、银行存款及其他价值共计人民币41.03亿元财产。

  而德源资本背后的有权代表人,正是朱新礼。

  此次也是朱新礼自今年以来第四次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以及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去年,他还以35亿身家跻身胡润百富榜。

  当年,从农村走出来的朱新礼敢于做时代的弄潮儿,把一家濒临倒闭的小罐头厂打造成总资产100多亿元的“果汁王国”,创造了不可复制的神话……

  “怕风险,一辈子成不了大事”

  朱新礼的老家在山东沂源县的一个农村,父母和祖上几辈都是农民,过着靠天吃饭的日子。可他没有做农民的打算。

  上世纪80年代初,刚刚成家的朱新礼,是一个只会种地再无其他本事的待业青年。琢磨了一段时间后,他想到了不需要学历、也没技术含量的汽车修理,只用几天时间就把汽车的性能和构造研究得滚瓜烂熟。

  当时正逢改革开放初期,会开车、又懂汽配技术的朱新礼承包了一辆卡车跑运输,干起了个体户。到了1983年,他靠跑运输赚了几十万,盖了房子,买了车,走在路上都能感受到他人羡慕的目光。

  后来村干部改选,村民们一致推选朱新礼做村官,让他带着大家发家致富。为了不枉费大家的苦心,上任后,他请专家、访名厂,经常忙得连家都顾不上回,甚至没能在母亲临终前送她最后一程。

当年报纸对朱新礼的报道。当年报纸对朱新礼的报道。

  好在辛勤的汗水换来了回报。1986年,在朱新礼的带动下,全村十多个农工商企业总产值高达千万元,人均收入更是由两年前的270元增加到900元。

  有了这次的创业经验,他的想法更大胆了。在听到邓小平1992年南巡讲话后,他备受鼓励,毅然辞掉令人羡慕的公家饭碗,想要再次创业。

  以前做村官考察项目时,朱新礼常看见路边有卖不出去而烂掉的水果堆,果农们失望的表情更让他难忘。如何让滞销的水果卖出去呢?

  他主动找到县领导,承包了一个负债1000多万元、3年没发工资的罐头厂,之后通过“承担负债, 自主经营”的方式完成企业改制,成为工厂的所有者。

  放着好好的村官不当,去给一个快要倒闭的罐头厂擦屁股,许多人不理解朱新礼的举动,但他很有信心,要搏一搏!

  “企业家是天生的”,是朱新礼给自己的评价。

  1992年,在没有鲜花和媒体的厂房里,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成立。没人能想到,这里会在未来成为果汁王国。

  当时工厂没钱给买设备,朱新礼就去银行贷款,结果碰了一鼻子灰。但他不气馁,想到了“补偿贸易”的办法,直接到德国的厂家去“借”设备,同时约定好在一定的期限内用商品或劳务作价分期偿还。幸好德国厂家好说话,不仅借给他设备,还专门配了一位德国高级工程师。

  一年后,汇源的第一批浓缩果汁下线。当时,果汁在国内没有市场,朱新礼就一个人带着样品到德国参加食品展。为了节省开销,他每天用煎饼充饥,拿不出钱请翻译,就让朋友找来在德留学生帮忙。

  他的苦心没有白费。有德国客户注意到了他的产品,一下就签了500万美元(1美元约合7元人民币)的订单。当他带回这些外文文件时,许多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初尝胜果的朱新礼决定乘胜追击。他要把事业做大,要带着大家和汇源走出大山,“风险肯定有,但怕风险,一辈子也成不了大事。”

  1994年,朱新礼带着员工到北京盖了新厂房,仅用不到3年的时间就站稳了脚跟。此后,他又大展拳脚,在顺义建基地,在怀柔建纯净水厂,斥巨资引进15条国际领先的生产线。

  可做了这么多事,真正让汇源果汁出名的还是广告。

  1996年,汇源集团以7000万元的价格中标1997年央视《新闻联播》5秒标版广告权,成为第一个跻身“黄金播段”的北京企业。靠着这支“天价”广告,汇源一下子打开了知名度,让全国观众都记住了“喝汇源果汁,走健康之路”。

  “企业要当儿子养,当猪卖”

  2000年,汇源以23%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果汁行业老大。不过,朱新礼并不满足于此,琢磨着要和资本牵手搞大事。

  第二年,他找来了当时的资本巨头德隆集团合作。对方出资5.1亿现金持股51%,汇源集团以资产出资持股49%,共同组建了合资公司——北京汇源。

  搭上资本的大船之后,汇源便开始在全国各地密集投资建厂,还收购了26个大型果汁生产基地。

 朱新礼 朱新礼

  但好景只持续了两年。2003年,德隆集团突然遭遇资金链危机。其看到北京汇源拥有充裕的现金流,就想收购汇源集团所持的49%股份。

  朱新礼没同意。他不仅不想卖自己的股份,还打算把对方的股份买下来,让北京汇源赶紧从德隆集团这艘“破船”上下来。

  双方谈判陷入僵局之际,朱新礼再一次兵行险着,提出了“对赌”方案:一个星期之内,谁先拿出足够的收购现金,另一方就自动退出。

  德隆集团同意了。结果第二天朱新礼就凑齐了5.3亿元现金,把北京汇源51%的股权从德隆集团手中买了回来。

  这一仗让朱新礼信心大增,他开始带着汇源集团和资本方展开一系列合作:

  2005年,汇源集团与食品巨头统一集团联手,共同组建合资公司“中国汇源果汁控股”(以下简称“汇源果汁”),这次合作让汇源果汁灌装业务的估值大幅提升400%,汇源集团还利用统一集团出资的2.5亿元进一步完善了全国营销网络建设;

  2006年,汇源集团以2.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汇源果汁35%的股权,引入法国达能、美国华平基金、荷兰发展银行和香港惠理基金等投资者,筹划在香港上市,本次融资让汇源果汁的估值上涨至6.28亿美元;

  2007年,汇源果汁成功在香港上市,募资规模超过24亿港元(1港元约合0.9元人民币),成为那一年港交所最大IPO。

  但谁也没有想到,上市短短一年后,朱新礼竟然决定将汇源果汁卖给可口可乐……

  2008年9月,可口可乐宣布将以179.2亿港元巨资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股份。当时,这是可口可乐在美国本土之外最大的一笔收购计划。

  消息一出,一片哗然。国内反对之声不绝于耳,甚至有人将这场商业并购推进了民族产业之争的舆论漩涡。

  无奈之下,朱新礼开记者会解释:“谁说卖了个企业就是卖国啊?”“企业确确实实要当儿子养,当猪卖。这是市场行为,你算得账要去做,算不得账不要去做。”

  说出这番话的朱新礼万万没想到,他以为“板上钉钉”的收购最终因触及《反垄断法》被商务部否决了。

  而此前为了迎合可口可乐的收购条件,他已经“挥刀砍掉”了不少员工。汇源果汁员工人数从2007年底的9722人减少到2008年底的4935人,销售人员则从3926人减少到仅剩1160人。

  收购案失败,汇源果汁又很难在短时间内重新建立起销售团队,自此元气大伤。

  多年来,朱新礼多次公开表示:如果2008年交易成功,我们将是千亿级公司。但可惜的是:这世上没有如果。

  从2009年至2016年,8年时间里,汇源果汁有7年扣非净利润处于亏损状态。到2017年年中,其负债总额已高达115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51.8%。

  屋漏偏逢连夜雨。

  去年3月,汇源果汁因向北京汇源违规出借42.75亿元贷款而被停牌。若汇源果汁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港交所的复牌条件,那么等待它的将是退市……

  复兴之战为何一败再败?

  面对江河日下的汇源果汁,朱新礼不是没做过努力。

  他尝试与新三板上市公司天地壹号成立合资公司,为此连汇源果汁的商标都拿出来一起用,但这个被外界称为“卖身”的计划仅仅推进了3个月就宣告失败。

  他也想到过聘任职业经理人。李锦记酱料集团前CEO苏盈福、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前副总裁梁家祥等5人,先后被他请来执掌汇源果汁“帅印”,但几乎没有一位任职时间超过两年。

  曾担任汇源集团蓝猫淘气饮品及他加她饮品有限公司副总裁的肖竹青认为,由于高层不稳定,导致汇源果汁的公司政策持续性非常差。

  “新官不理旧政,上一任对经销商的承诺无法履行,使得经销商很受伤,每次换帅,都有一批经销商成为炮灰,企业也白白耗费了精力和资金。”

  这对本就风雨飘摇的汇源果汁来说,几乎是致命打击。

 朱新礼 朱新礼

  而职业经理人的出走与汇源果汁的家族式管理脱不开干系。

  在家族式管理下,各个要职均有朱氏家族的身影:朱新礼的女儿朱圣琴现任汇源集团执行董事、副总裁;女婿高勇曾是汇源果汁副总裁;弟弟朱新德曾担任汇源果汁总经理;侄子朱胜彪曾担任汇源果汁法定代表人,并负责汇源果汁旗下北京汇源饮用水公司。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直言,汇源果汁高管的不断更换就是因为朱新礼给汇源的印记太深。“对职业经理人而言,很多人是来解决问题的,最后感觉自己改变不了(公司)而离开。”

  其实,如果朱氏家族的人真的都有两把刷子,那家族式管理也没啥问题。但关键在于,没人能扛起“复兴汇源”的大旗。朱新礼曾经有意培养女婿高勇,但高勇最终因为涉嫌利用汇源的广告业务牟取巨额利润,而慢慢淡出了汇源。

  “大家长”朱新礼不得不重新披挂上阵。之后,他为了实现产品多元化动作频频:在苏打水、气泡饮料、功能饮料、乳酸菌饮料等多个领域推出新品;推出“真炫”预调鸡尾酒;与互联网订餐平台“饿了么”达成战略合作,定制互联网专属果汁等。

  但即便朱新礼想了这么多招,也没能挽回颓势。

  眼见市场对新产品反应平平,他便把自救的希望寄托到了广告上面。然而,汇源果汁始终在单一的央视广告模式中打转,忽略了新兴渠道的发展,除了广告费投入巨大外,转化效果并不明显。

  朱新礼曾说“看着大伙受穷,我吃着再好的东西也难以下咽”。有媒体报道称,汇源果汁内部透露,因为朱新礼个人有着浓重的乡土情结,在招聘员工时过于强调山东籍,使得很多人才流失。

  当初,他为了带领父老乡亲发家致富而走上创业之路,最终却戴上“沾亲带故家天下”的枷锁,在逐渐消解的汇源帝国里渐行渐远。

  此时此刻,也不知这位67岁的传奇“果汁大王”面对凛冽寒风作何感想……

责任编辑:张申

773366cor金吊桶_香港管家婆全年资料(09999922)